當前位置: 首頁>踏歌尋夢

天上雖有星,世間再無你

文章來源: 《廣州番禺職業技術學院報》第325期 作者: 17會計2班 南陌 圖片來源: 報社: 2018-11-05

2011年10月9日,“饒宗頤星”命名儀式在香港舉行。時隔幾年,我終于走進了這潮人驕傲的學術館——饒宗頤學術館。這被譽為“翰墨書香”的饒宗頤學術館,也是第一個潮籍名人學術館。

學術館坐落于潮州古城東門城樓旁,坐北朝南。該館始建于1993年,于2006年重建后,亦即今日為我們所看到的充滿古色古香的“頤園”。

頤園毗鄰廣濟橋,相較于后者的名聲,前者可能就稍為遜色。它雖如隱者般低調,可內里卻真真是大有乾坤。

頤園的大門有一副黃苗子撰寫的四言聯:“陶镕今古;點染江山”。黑底青字,在灰白的墻體上格外顯眼,門面看起來也簡潔大氣。入門,是一小扇紅漆屏風門,透過屏風門上的格子,隱約能窺見園內的景色。屏風門的設計頗有特色,因為不會因大門一敞開而將園內全景一眼盡收,那樣倒會失了些許期待。繞過屏風門往右,是“翰墨林”,外書有對聯“曠世奇才導夫先路;鴻篇巨制惠及后人”,可謂是對饒老先生的高度評價。且饒老先生的半身像就坐落于內,里面主要也陳列了饒老先生的一些畫作。饒老先生自幼便臨習各種書體,多對碑帖下功夫。加之后來研究臨寫甲骨文、金文、秦漢簡帛等古代文字,對文物上的文體也多加關注,使得他筆法結體奇趣,古意盎然,自成一家風格,人稱“饒體”。而其繪畫造詣亦頗深,擅山水畫,寫生及于域外山川;人物畫取法白描,自開新路,也曾得張大千贊賞。

在“翰墨林”對面,是一處涼亭,曰“湛然”。翠竹輕擁,芳草環繞,幾級石階為引,坐于亭內,亦可觀“小塘荷葉浮、魚戲荷葉間”的閑景。

穿過月亮門,漫步于長廊上,朱色門軒,古色飄然。看著兩邊懸掛的燈籠,不禁會讓人產生聯想,好奇其夜景是否會園內“燈如晝”。

上到二樓的“經緯堂”,我們可簡單了解饒老先生的生平,也可參觀饒老先生的學術成就,如“敦煌學”“甲骨學”“詞學”“考古金石學”等。他先后與錢鍾書、季羨林并稱“南饒北錢”“南饒北季”,被譽為“中國最后的通儒”也不無道理。如此大師,當得其譽!

其實,通過“經緯堂”的軒窗,我們可以看到不遠處的廣濟樓,但最惹眼的,還是樓下水塘邊上的芭蕉,驀地想起杜牧的“芭蕉為雨移,故向窗前種。憐渠點滴聲,留得歸鄉夢。”如此一想,于窗前植芭蕉,是否是為了傳達饒老先生的故鄉情結呢?

大致走過園內的主要景致,回過頭來縱觀頤園。頤園的面積雖不大,但里面的設計卻是充滿江南婉約的意味。煙柳畫橋,魚翔淺底,涼亭芳草,老墨猶新,皓白墻身,碧瓦飛甍。閉園時,靜守一方天地,長風清清,時過罅隙,一如詩中畫,美得難寄語;開園時,靜迎四方來賓,人流連其間,觀滿園雅致,恨不得常邀摯友,攜一壺清酒,飲他個一醉方休……

其實,于饒宗頤老先生的故鄉建這“頤園”是真的好,至少如今我們若想緬懷老先生,抑或想一睹老先生曾經的風采,“頤園”就是一個好去處。雖說“饒宗頤星”是對老先生這幾十年來在文化等領域取得的卓越成就的褒獎,可星星終歸是離我們遙遠的,而“頤園”,是我們能夠真切感受到老先生溫度的近距離存在。

天上雖有星,世間再無你。但幸好,我們還有“頤園”,還能夠真切地感受到你……

分享到
18.2K
踏歌尋夢
  • 上一篇
    2018-11-05
  • 下一篇
    2018-11-0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