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踏歌尋夢

向陽

文章來源: 《廣州番禺職業技術學院報》第324期 作者: 17會計2班 南陌 圖片來源: 報社: 2018-10-19

趁著假期,與友人一起去觀影——《悲傷逆流成河》。未曾讀過原著,但卻是被其預告片所吸引,許久不曾有過迫切想看某部影片的沖動,于是這一次的觀影就有點順理成章。

觀影的時間是在電影上映的第二天,但去到影院卻發現觀影的人寥寥無幾,在那一瞬間自己竟有點思慮不明了。

當影廳的燈光暗下,電影開始。其實一開始看預告片就覺得主旋律是比較壓抑的,而當鏡頭從上空一路向下,到進入一條充滿生活氣息的小巷,再到鏡頭給到女主易遙的家里時,壓抑的氣息便隱隱傳遞而出了。

曾經的易遙也有一個幸福的家,但自從父親的離去,家也就散了,幸福就更談不上了。因著家里沒有一個可以頂起一片天的父親,于是母親為了生計,做起了在街坊領居眼里的墮落的事情。在街坊鄰居們看來,她們這對母女就是人人都要避開的骯臟的東西。而一直以來,她們母女也不曾在街坊鄰居面前同框過。其實這何嘗不是一種暴力呢?用著閑言碎語在背后議論,戴著有色眼鏡看人。他們只會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聽信別人的傳言,他們從不會去深究這一切發生的根源。他們不知道這墮落的背后,其實是一位母親迫于生計而做出的無奈的選擇,是一位母親對女兒隱忍的拳拳愛惜之情。

每個人的生活不同,因而他們看問題的角度也不同。就如齊銘,他雖和易遙是青梅竹馬,但生活在光里的他,看到的自然也多是光亮的東西,因為他很少接觸到黑暗,因為他的父母從不會讓他接觸黑暗。所以他不會懂易遙在遭受暴力時的痛苦,他也只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就是易遙對別人的反擊。所以他們注定是兩條相交的線段,最終只會去達自己應有的終點。

影片里的校園欺凌,是源于嫉妒心。而更諷刺的是,這場暴力欺凌中的施暴者唐小米,卻也是另一場欺凌中的受害者!把別人對自己的欺凌實施在另一個人的身上,扭轉自己受害者的身份,在自己主導的暴力中找到欺凌他人的快感,究竟是什么影響著她的世界觀?如此行為,以致讓這場針對易遙的校園欺凌發展到以死亡收場,而施暴者唐小米最終也是鋃鐺入獄。其實,假若唐小米敢在那場針對她的欺凌中站出來,是不是對她施暴的人就會得到懲戒?她是否也可以慢慢走出被欺凌的陰影?她是否就不會針對易遙實施另一場暴力欺凌?是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往更好的方向發展?可這些都只是如果,并不是每個人真的都能心存善良,心生向陽。

若每個人真能心存善良,那就不會有一場場的校園暴力;若每個人真能心存善良,就不會有那么多人參與旁觀每一場暴力欺凌。可旁觀者永遠都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么,他們并不覺得自己的只圍觀不參與會造成多大的后果,甚至他們將人推至絕境后仍無法接受自己就是悲劇的助推者。其實一個悲劇的發生,又何嘗不是無數個悲劇造成的。

影片雖以悲劇收場,壓抑也終久不散,可依舊會懷念影片中顧森西這給與易遙溫暖的光。哪怕他們二人瘦削的肩抵擋不住世界的惡意,可那也終會是他們二人生命中的短暫欣喜。

很喜歡網絡上的一段話:“長大后其實有很大心力在消解成長時遇到的惡意。可惡意之所以為惡意,就在于它發生沒有什么原因,更似一場青春輪盤的惡作劇,把受害者困在原地,施暴者卻抽刀而去。唯一能做的,是擺脫自我苛責,以及變得更強韌。以生之強韌來對抗這場惡之概率。是當它再次進入我的安全區,我已穩穩舉好了8倍鏡。”

人生總有黑暗,可我們要勇敢。而我們的心啊,也一定要記得向陽……

分享到
18.2K
踏歌尋夢
  • 上一篇
    2018-10-19
  • 下一篇
    2018-10-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