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史海拾貝

姚佐唐:喋血雨花的工運領袖

文章來源: 人民網 作者: 張磊 圖片來源: 報社: 2018-09-03

姚佐唐,1898年生于安徽桐城。中共早期黨員,我國早期工人運動的組織者和領導者,革命烈士。姚佐唐出身工人家庭,自幼跟隨在江南造船廠工作的父親生活在上海。姚家先祖姚鼐系清朝著名散文家、中國文壇上著名的散文流派“桐城派”代表人物;姚鼐侄孫姚瑩在鴉片戰爭時曾在臺灣任要職,擊敗過英軍的入侵,為保衛祖國的疆土立下了汗馬功勞。少年時代的姚佐唐,常聽父輩們講述先祖的軼聞逸事,從小就立志用功讀書,準備長大后報國為民。

在領導工運中嶄露頭角

1916年,姚佐唐在上海扶輪中學畢業后,因家境貧寒,無法繼續深造,不得已到隴海鐵路徐州北站(銅山站)當學徒,師從中國最早的工人黨員之一的史文彬學習技術。姚佐唐年輕有學問,肯鉆研,又能吃苦耐勞,不久就深得工人們的好感與信任,很快升任機車領班。

1919年5月,在俄國十月革命風暴的沖擊下,中國爆發了聲勢浩大的五四愛國運動,洶涌的浪潮震撼了神州大地。面對外敵入侵、山河破碎,姚佐唐憂心忡忡。他廣泛接觸青年學生和進步人士,一頭扎進《新青年》《勞動界》《勞動周刊》等進步刊物中,不斷閱讀各種進步書籍,開始用新思想來武裝自己的頭腦,初步接受了進步革命思想。姚佐唐還積極地行動起來,會同一批北京大學的進步學生在江蘇徐州等地進行了大規模的革命宣傳活動,同時積極從事組織、領導鐵路工人爭自由、反虐待斗爭。

世道的黑暗和反動軍閥的殘酷剝削使他備受艱辛。他仇恨這暗無天日的舊社會,渴望砸爛舊世界。在學習中,在實踐活動中,姚佐唐成熟了,他看到了無產階級受苦難、遭奴役的階級根源,懂得了唯有斗爭才是消除階級壓迫,求得民族解放的唯一出路,他立志奮斗,至死不渝。

隴海鐵路是清政府向法國、比利時借款修筑而成的。20世紀20年代初,法、比帝國主義者依然控制著鐵路的管理權,他們與北洋軍閥政府、地方軍閥相互勾結,對中國鐵路工人進行殘酷的政治壓迫和經濟剝削。隴海鐵路徐州站機務處下屬負責修理機車的大廠,有工人400余人。洋人經常打罵和侮辱中國工人,工人每天工作10到12小時,有時長達17小時,工資卻極其微薄。1921年2月,法國人若里擔任隴海鐵路機務總管后,對待工人更為苛虐。他在全路實行裁人減薪,僅半年時間就開除了75人,工人們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

為了嚴格限制工人的自由,鐵路當局在大廠設置了一個唯一的出入口——八號門,工人進出必須經由此門。工人進入八號門,就被關閉起來,如同進了牢獄,不得自由外出,即使到了下班時間,洋人如果不準開門,工人也只能忍受,不得離廠。工人們因此將八號門稱為“鬼門關”。

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1921年11月8日下午下班的時候,徐州北站當局借故關閉八號門,無理限制工人自由,達兩小時之久。工人要求開門,把門者不但不開,反以洋人勢力相恫嚇。工人們饑疲難忍,義憤填膺,猛力擠開了柵門。法、比帝國主義管理者串通大廠副廠首高長利,誣稱廠內工人組織老君會負責人柴鳳祥、王輔“聚眾鬧事,砸門而出”,隨即予以拘押,并宣布開除。這即是八號門事件。

鐵路當局任意欺壓工人的行徑激起了徐州北站工人長期壓抑的強烈憤慨。工人們胸中的怒火徹底爆發。在這個危急的關頭,姚佐唐挺身而出,決定組織工友們為了自由和權利而斗爭。400余名工人一致推舉他為徐州北站罷工委員會負責人,準備組織全體罷工,抗議鐵路當局,并派出刁玉祥等多人前往開封、鄭州、洛陽等站聯絡,商討隴海鐵路全線罷工事宜。此舉得到隴海鐵路全線工人的熱烈響應。

11月16日,隴海鐵路各站聯合發表《隴海路工人宣言》,提出撤換法國洋人總管、不準虐待工人等條件,遭到鐵路當局拒絕。20日上午,徐州北站工人在站前舉行了罷工誓師大會,姚佐唐代表總罷工委員會發布了罷工宣言書:《敬告全國各路同胞同業兄弟們,懇乞求助聲援》。宣言聲討了鐵路當局壓榨工人的種種罪行,號召工人為“反虐待、爭人權、光國體”而戰,宣言激憤了群情,堅定了斗志。徐州北站全體機工率先罷工,繼而電告開封、鄭州、洛陽等站。隴海鐵路各站工人相繼舉行罷工誓師大會,宣布隴海鐵路全線大罷工。

隴海鐵路全線大罷工引起中共北方區委和全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北方分部的高度重視。李大釗親自主持召開北方區委會議,分析罷工形勢,并委派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北方分部主任羅章龍前往隴海鐵路深入一線,指導罷工斗爭。在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北方分部的領導下,隴海鐵路各站成立了“赤色工會”。徐州北站工人組織老君會正式改組為工會,推舉姚佐唐為會長。

在羅章龍等的領導下,姚佐唐等工人領袖做了大量的組織工作,穩定了罷工隊伍。全路工人眾志成城,斗爭鋒芒直指帝國主義和軍閥政府。罷工斗爭使隴海鐵路運輸停頓,“幾成一死世界”,鐵路當局遭受巨大損失。迫于壓力,洋人與軍閥政府指令鐵路督辦和路局代表同罷工工人談判。姚佐唐等工人代表提出了接回開除工人、即日加薪、不得再苛待工人3個復工條件。后以此為核心,擴充為15項。

11月26日,罷工到了第七天,鐵路當局和軍閥政府被迫接受了工人提出的15項復工條件。雙方正式簽訂復工文件。洋人與軍閥政府允諾撤換隴海鐵路機務總管若里,接回被開除工人,給工人加薪,不得延長工時,不得無故刁難苛罰工人等。罷工取得完全勝利。隴海鐵路大罷工是中國共產黨初創時期所領導的第一次大規模的罷工斗爭,是我黨初顯身手的重大事件,也是全國工人運動第一次高潮的前奏曲。

同年12月初,為了加強各地工會之間的聯系,姚佐唐在徐州北站主持召開了隴海鐵路工會委員會座談會,并向羅章龍提供了一張分布在全國各大企業的幾十個技術工人師傅的名單,作為推廣書記部報刊通訊聯絡員參考之用,這為后來書記部在全國范圍內工作提供了極大便利。

創建江蘇第一個黨支部

隴海鐵路罷工斗爭取得勝利后,為了保障工人的權益,與資本家進行長期斗爭,隴海鐵路罷工委員會決定組織隴海全路總工會。1922年1月15日,隴海鐵路工人代表在開封舉行會議,選舉姚佐唐等4人組成隴海鐵路總工會執行委員會,姚佐唐擔任隴海鐵路總工會執行委員會會長,并決定發行《隴海路總罷工》,作為鐵路工人自己的刊物。同月,姚佐唐加入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說研究會。

1922年春,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干事、共產黨員李震瀛受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北方分部派遣到徐州指導工人運動,負責籌建黨組織。經過認真考察,李震瀛發展了徐州北(銅山)站工人罷工骨干姚佐唐、程圣賢、黃鈺成三人入黨,建立了江蘇地區最早的黨組織——中共隴海鐵路徐州(銅山)站支部,由姚佐唐任書記,直屬中共北京地委領導。江蘇第一個黨組織的成立,在中國現代工運史上留下了光輝的一頁。不久,經李大釗、王盡美、羅章龍推薦,姚佐唐成為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北方分部13名成員之一。這時,李大釗辭去了北大的一部分職務,專門參加了中國共產黨北方區委的工作,與姚佐唐一起直接領導北方的社會運動和工農運動等黨的工作。

1923年初,根據京漢鐵路彰德站工人運動發展的需要,受上級黨組織的委派,姚佐唐到京漢路彰德車站幫助開展工作。在侯德山等人的協助下,他組織籌建了有13名成員的彰德工人俱樂部,后改組為彰德分工會,并展開了積極的斗爭。2月1日,他以代表身份前往鄭州參加京漢鐵路總工會成立大會。7日,軍閥吳佩孚采取高壓手段,調動軍警血腥鎮壓罷工工人,會場血流成河,這使姚佐唐對軍閥政府的反動本質和兇殘面目看得更為清楚。姚佐唐毫不畏懼反動政府的白色恐怖,踏著工友的鮮血,繼續同敵人進行著不屈不撓的斗爭。

“二七”慘案發生后,姚佐唐一面組織營救工作,一面率領48名工人代表,代表全國鐵路工人向北洋政府集體請愿,提出從速撫恤死傷工人及其家屬、嚴懲劊子手等7條要求。同時,發動工人繼續開展反對北洋軍閥的斗爭。同年4月,他同鐵路工會兩名負責人一道,冒著生命危險,去鄭州慰問“二七”慘案中死難烈士家屬。在出席京漢路工會舉行的一次各站工會負責人會議時被捕,后因同行的另一名工會負責人主動承擔責任,姚佐唐得以脫險。不久,北洋軍閥政府加緊鎮壓工人運動,逮捕工人運動積極分子,姚佐唐等因難以立足,為繼續開展革命活動,與部分黨、團員骨干被迫先后離開徐州。當年5月中共徐州站支部停止活動。

在大革命洪流中成長

1924年5月,中共中央接到共產國際發出的《第三國際致中國共產黨函》,即召開共產國際五大的通知后,決定派李大釗、王荷波、姚佐唐、劉清揚等4人為代表(彭述之以旅俄支部書記身份參加了會議)。同年6月17日至7月18日,共產國際第五次代表大會和赤色職工國際第三次代表大會在莫斯科召開。姚佐唐作為青年代表,與李大釗、王荷波、劉清揚、彭述之等組成中共代表團出席會議。在赤色職工國際代表大會上,姚佐唐代表中國工人階級發言,介紹總結了中國工人階級的運動狀況及斗爭經驗,取得了全會的一致認同,博得與會各國工人代表的熱烈掌聲。

共產國際第五次代表大會召開時,顯然由于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國內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的地位、影響還沒有受到共產國際的足夠重視,因此會議雖然成立了若干專門委員會,如政治委員會、組織委員會、民族和殖民地委員會、農民委員會、婦女委員會、青年委員會等,但中共的首席代表李大釗沒有能夠參加政治委員會、組織委員會等重要的委員會,只有王荷波參加了民族和殖民地委員會,姚佐唐參加了青年委員會,劉清揚參加了婦女委員會。

1925年初,姚佐唐自蘇聯回國。為了支援馮玉祥領導的國民軍,討伐北洋軍閥吳佩孚,他受中共黨組織的委派,率領由50名鐵路工人組成的鐵道隊奔赴河南戰場。在炮火紛飛中,他指揮鐵道隊鋪路架橋,保證鐵路供給暢通。洛陽戰役后,姚佐唐帶領工人連續工作12小時,修好被吳佩孚殘兵炸毀的幾個車頭和幾十輛列車,讓隴海路的外國工程師驚嘆不已。

1926年7月,北伐戰爭打響,姚佐唐又率領鐵路工人去廣州參加北伐軍,擔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直屬鐵道車隊負責人,率領鐵路工人援助北伐軍作戰。那時,前線的戰事十分激烈。在攻打武昌的一次激烈戰斗中,姚佐唐身負重傷,失去了一條腿。傷愈后他又回到鐵道隊工作。

1927年初,姚佐唐的鐵道隊隨國民革命軍挺進至南京附近,在滬寧、津浦路沿線駐扎。鐵道隊黨組織改屬中共南京地委領導。此時,鐵道隊不僅搶修道路橋梁,必要時還隨軍直接參加戰斗。有一次,南北兩軍拉鋸對峙。姚佐唐派出十幾個鐵道員,趁黑夜掩護深入敵后方龍潭車站,搗毀了車站與鐵路,破壞敵方軍需、兵力供應,為保障戰斗的最后勝利提供了條件。

1927年4月,蔣介石撕下了“革命”“合作”的偽裝,大肆屠殺共產黨人,形勢急劇惡化,第一次國共合作面臨崩潰。4月份的一天,軍警包圍了南京大紗冒巷中共南京地委的開會地點,逮捕了10余名黨員、負責同志,并開始大肆搜捕共產黨人,南京地區的黨組織遭到國民黨的大肆破壞。但隸屬南京地委管轄的鐵道隊黨團組織由于姚佐唐領導有方,組織嚴密沒有暴露,成為大革命失敗后南京地區較完整保存下來的唯一的黨組織。

不久,李大釗被奉系軍閥逮捕。在獄中,李大釗備受酷刑,但始終嚴守黨的秘密,大義凜然,堅貞不屈。這時,姚佐唐積極組織北方鐵路工人,準備武裝劫獄營救李大釗。李大釗得悉后,堅決表示反對,不愿意姚佐唐和同志們為他個人作無益的犧牲。他在獄中輾轉托同志捎來一封信說:“根據現時敵我力量對比看,劫獄只會使黨組織遭受更慘重的損失,于實際無益。”姚佐唐只好尊重他的意愿。4月28日,北洋軍閥政府不顧社會輿論的強烈反對和譴責,將李大釗等20位革命者絞殺在西交民巷京師看守所內。姚佐唐聽到消息后泣不成聲,以后很久一段時間都為無力營救自己的同志而自責。

遭叛徒出賣喋血雨花臺

1927年6月,中共江蘇省委成立。為了恢復南京地區的黨組織活動,省委書記陳延年委派黃逸峰進行組織恢復工作,姚佐唐積極協助其工作。他們想方設法多方營救被敵人追捕的我黨同志,秘密開展革命斗爭,使南京地區黨組織建設有所恢復,并計劃在南京發動武裝起義。8月,南京黨組織又一次遭到敵人的破壞,黨內許多同志遇害。在這危急關頭,姚佐唐果斷利用鐵道隊擴充隊員之機,采取各種措施,掩護和營救了一大批革命同志。斗爭處于曲折反復的階段,姚佐唐教育鐵道隊員要有堅定的革命信念,相信挫折只是暫時的,勝利最終屬于無產階級。在姚佐唐的影響下,許多工人都紛紛要求入黨,鐵道隊的黨組織不斷壯大。

1928年3月,中共江蘇省委派孫津川擔任南京市委書記,姚佐唐為市委職工委員。在以往的革命斗爭中,姚佐唐與孫津川經常在一起研究工作,他們有相似的家庭背景,又都做過鐵路工人,有共同的斗爭信念和革命追求,以后又都成為工運領袖。現在,兩人又并肩戰斗在一起,彼此建立了經過生死考驗的革命友情。當時,姚佐唐居住在南京城南下關的黃泥塘。由于他社會地位和身份很高,幾乎不會引起軍警特務的特別注意,姚宅便成了中共南京市委的一個重要地下聯絡點和開會場所。孫津川、姚佐唐經常與其他中共領導人在這里碰頭,以喝茶、打麻將為掩護,商討工作,制訂斗爭計劃,組織開展工人運動。

1928年7月初的一個夜晚,中共南京市委又準備在姚佐唐住宅中召開會議。與往常一樣,擺上了麻將,泡好了茶水,掩護工作一切就緒,可當孫津川等人剛一抵達姚宅時,卻突然遭到國民黨武裝軍警的突襲包圍,孫津川等同志當場被捕。

姚佐唐因外出打開水,得以僥幸逃出敵人魔爪。姚宅是不能去了,姚佐唐只好連夜轉移至上海,輾轉與黨組織取得聯系。四一二反革命政變以后的上海一片血腥、肅殺的氣氛,黨組織遭受重創。不久,黨組織決定派姚佐唐去蘇聯。1928年8月,姚佐唐化裝后來到租界的《申報》報館,與組織委派送船票的同志接洽,剛出報館,不幸被一叛徒認出,當場被捕,隨后被國民黨淞滬警備司令部押解往南京,關押在憲兵司令部看守所。身陷囹圄的姚佐唐,無論是面對高官厚祿的誘惑,還是嚴刑拷打的威逼利誘,始終正氣凜然,堅貞不屈,依然完整地保持了一個共產黨員的革命氣節。

姚佐唐被敵人“判處死刑”后,敵人依然企圖以親情來軟化他,將他妻子從另一監獄轉來南京憲兵司令部看守所。傷痕累累的姚佐唐深情地望著懷有身孕的妻子,強忍悲痛,安慰著親人,但無論怎樣也絲毫動搖不了他對革命的信念。此時的姚佐唐,經過數月的殘酷折磨,臉上沒有一絲血色,原先一頭濃密的頭發幾乎掉光了。在臨分別時,姚佐唐深情地對妻子說:“我死后,你們不要難過。以后,會有人幫助你們的,這話你們出去后千萬不要外傳。”

1928年10月6日清晨,天空尚是一種黎明前的黑暗。凄風慘雨,天色陰沉得像馬上就要下大暴雨似的。天氣卻寒冷得令人戰栗。街上寥寥的行人,都緊裹棉衣,匆匆地走著……這一天,正處于一個殘陽如血的深秋。這一天,雨花臺開始上演又一幕“落花如雨”的故事。

一群國民黨軍警如狼似虎地涌進監獄,將姚佐唐、孫津川等人用黃包車押向雨花臺。在通往雨花臺的道路兩旁,早已站滿了許多圍觀或為他們送行的百姓,個個眼中噙著淚花。劊子手見跟來的群眾太多,為防意外,決定提前行刑。雨花臺上,姚佐唐昂首挺立,神態自若,臉上帶著對國民黨反動派的嘲諷,振臂高呼:“共產黨萬歲!”“打倒國民黨反動派!”高亢的呼聲刺透陰霾的天空。寒風冷雨中的人們,無不被這大無畏的英雄氣概所震撼,紛紛側目凝望。

隨著一聲槍響,一代英雄血濺雨花、壯烈犧牲。那一年,他年僅30歲。姚佐唐,這位卓越的工運領袖、優秀的共產黨員,為共產主義事業灑盡了自己的最后一滴血。

分享到
18.2K
史海拾貝
  • 上一篇
    2018-09-03
  • 下一篇
    2018-09-0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