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青蘿漫談

高考,改變了我的人生

文章來源: 《廣州番禺職業技術學院報》第329期 作者: 嚴淑萍 圖片來源: 報社: 2019-01-04

改革開放40年征文

 

高考,改變了我的人生

嚴淑萍

1977年高考已經過去四十一周年了,但是當時的情景歷歷在目。參加恢復高考后的第一次應試,考前、考中、就學的酸甜苦辣,點點滴滴構成了我青春年華彌足珍貴的歲月。

理想

從小我就愛好學習,學習成績一直很好,向往著能夠上大學。記得中學在一次語文老師布置的作文“我的理想”作業中,我抒發了上大學然后當教師的理想,為此,老師還將該作文作為范文在班級宣讀。但是文化大革命的發生和停止高考打破了我的夢想。接著與千百萬知青一樣上山下鄉,然后招工進華中工學院(現華中科技大學)機械廠當了一名工人。

日子一天天平靜的過去,看樣子與大學無緣了。但是具有上進心的我不甘心于命運的安排,而是刻苦鉆研業務,熱心各種公益活動,上夜校,提高自己的文化水平(本人是68屆初中畢業生,俗稱老三屆僅上半年初中)。不久,上大學的機會來了。我被推薦上大學(當時稱為工農兵學員),名單已到華中工學院機械一系,隔壁鄰居見到名單后祝賀我即將成為一名光榮的大學生。但是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一位進廠僅半年的復員軍人因為有個老紅軍的父親,就頂替了我上了大學。我與大學擦肩而過。更令人氣憤地是,廠里有關部門還找我談話,指責我一心一意想上大學,不安心工廠工作。好在自己沒有消沉,一直勵志向上,很快就加入中國共產黨,調到廠辦公室當了秘書。

不久,晴天一聲春雷,“四人幫”反革命集團被粉碎,十年浩劫結束,一個改革開放的偉大時代即將開始了。19771021日,中國各大媒體公布了恢復高考的消息,并透露本年度的高考將于一個月后在全國范圍內進行。1977年恢復高考,不僅是許多人命運的轉折點,而且成為一個國家與時代的拐點。到如今已是41年歲月流轉,也許,在那一堂考試中,許多人曾成功或失敗,然而,生命的意義就在于經歷,高考帶給每個人的深刻思考、刻骨銘心的感受都是不可多得的財富。我是一個1977年高考成功者,與許多參考者不同的是,我不存在就業和職業發展的壓力,但是我心底蕩漾著對理想的追求和對知識的渴望。

備考

報考之后就進入了緊張的備考階段。

10月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放了恢復高考的決定到湖北省正式考試時間僅僅兩個月。期間我經歷了從猶豫到堅定的思想斗爭。原因一是“讀書無用論”“知識越多越反動”“臭知識分子”的謬論仍有很大的市場。二是那時不像現在高考是國考,人人重視,個個努力,家家支持。在我備考的整個時期,各種議論不絕于耳,像“有了一份好工作還不滿足,不知圖什么” “都24歲,應該談朋友了(那時的人們諱談戀愛)”等等,我耳朵都聽出老繭。加之,當時我的父親病重住在醫院,除了要分散我的備考精力,還給了我很大的精神壓力。這些都不能不構成對我的干擾,動搖我的決心。當時我心底總有一個讀書有用、知識重要的聲音在呼喚,于是我拋棄一切雜念,義無反顧地邁進了高考的門檻。我極盡全力地拾起已丟失多年的、可憐的僅有的小學畢業、半年初中的知識,還要惡補初、高中知識,同時每天仍然照常上班、加班加點,照顧重病中的父親,困難可想而知。但是,當過知青、工人,在困境中磨練過的我不畏艱難地拜師求學、進入高考沖刺階段。就在此時,父親病危,醫生告誡,他隨時可能要實施搶救。我憂心忡忡地對父親說,我想放棄高考。父親不容置疑地說,如果你不參加考試,我的病就會更嚴重。父親堅定的支持成為我繼續備考和堅持到底的動力。
   
時間過得真快,考試的日子很快來臨。中國570萬考生摩拳擦掌地走上了戰場。在緊張的應試中,考生們幾乎都是獨自赴考場,自己解決幾天的衣食住行,解決碰到的各種問題。我遇到了兩件考驗我意志的大事,一件是應考的前一天,醫生對我說,父親病入膏肓,故去就是這兩天的事,要做好思想準備。一件事是考試第一天下午的考數學,許多考生都考得不好,我也不例外,估分可能不超過20分。因此,不少人認為錄取無望了。我不僅數學考得不好,還有父親病危的噩耗,我還要、還能堅持嗎?這時,我平時養成的凡事都要善始善終、碰到困難要有毅力、絕不輕言放棄的行事風格發揮了作用,我將后面的考試順利完成了。在考試過程中,老在想,誰在考場門口喊叫:“嚴淑萍,出來!”那就是父親病故了。好在事情并被沒有發生,而是發生在高考結束后的幾天。感謝父親,他在冥冥之中支持、保護我完成了他一生都追求但是沒有實現的夢想。
                             就學
    因為數學考得不好,認為錄取無望,考完試之后,我就將高考有關事宜置于腦后了。就在我平復了自己的心情,埋頭于廠長秘書的工作時,突然接到了武漢大學歷史系歷史專業的錄取通知書,離錄取截止時間只有一個星期了。我幸運地成為77年恢復高考后第一屆大學生。
   
到了武漢大學報到時才知道,受文革思潮的影響,文科都不受待見,更不用說歷史學了,所以歷史系7790名學生大部分未報考歷史專業(我也不例外)。那為什么又都進入歷史專業就學呢?后來主管學生工作的系總支副書記透露,雖然我們許多人的某門課考得不好,但是總分都很高,武漢大學舍不得放到外校去錄取,就調劑到報考人數很少的歷史專業。沒想到,我們這批不受待見的學生不僅好學上進,而且人才濟濟,在后來學校的各種比賽中獨占鰲頭:全校作文比賽第一名,書法比賽大楷、小楷第一名,運動會第一名,歌詠比賽第一名,把主管學生工作的總支副書記喜得嘴巴都合不上嘴。更主要的是,與所有77級學生一樣,我們像久旱后見到雨露的秧苗,特別珍惜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我們每日清晨起床,早鍛煉后讀外語的讀外語,復習的復習,預習的預習。為了占據上課的有利位置,早早的就到教室占位子,教室里座無虛席,從無缺課之事。每天晚上在教室自習的學生,經常被管理工人趕回宿舍休息。我們因為大部分來自社會,閱歷較豐富,在課堂上敢于與教師爭論探討,發表自己的見解。我們還親身體驗了高校的改革——在當時最年輕的校長劉道玉的主持下,武漢大學在全國率先實行學分制和允許學生轉學轉專業,有的學生因為拿滿了學分提前半年畢業。在老師們的教誨下,文革后第一代大學生迅速成長起來,成為各行各業的佼佼者。就拿武大七七級歷史系來說,我們中有全國文聯副主席、廳局級干部、高校校長、股份制企業老總、高校教授、博導、研究員等,幾乎全部成為各行各業骨干和專業人才。
   
而我個人,緣于自小的理想一直在高校從事教學工作。參加高考時的備考和被錄取后的就學經歷成為我此后職業生涯寶貴的精神財富。備考中面向困難不妥協、不退縮的斗志,就學中鍥而不舍、刻苦鉆研的精神,以及老師嚴謹治學、孜孜以求的優秀品質和愛護學生、無私奉獻的工作態度,一直指引和影響著我的教師事業。不管是在文革后教育事業最初的百廢待興、撥亂反正的華中理工大學(現為華中科技大學),還是調到珠三角新建的番禺職業技術學院,不管是面臨著建校創業的艱辛還是人文環境的惡劣,我都能堅強地面對,執著地堅持做人的道德底線與追求,敬業愛崗、愛護學生,為改革開放的偉大創舉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我為我置身于40年前的改革開放并不知不覺地成為最早的參與者而感到自豪,為自己成為改革開放的受益者而感到慶幸,為黨和國家繼續高舉改革開放的偉大旗幟而歡呼,為偉大祖國的美好前景而欣慰。

 


分享到
18.2K
青蘿漫談
  • 上一篇
    2019-01-04
  • 下一篇
    2019-01-04
返回頂部